张建:法官胜任力是深化员额制改革的关键-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间:2019-07-17 15:47:11 作者:ag娱乐官方网站 热度:99℃
{随机关键字}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TRS_Editor P{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DIV{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TD{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TH{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SPAN{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FONT{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UL{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LI{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A{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P{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DIV{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TD{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TH{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SPAN{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FONT{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UL{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LI{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 A{margin-bottom:15px;line-height:1.5;font-family:--系统字体--;font-size:12pt;}  在人力资源管理学中,胜任力指的是个人能力满足特定工作岗位、组织环境要求的程度。胜任力最早是在教育学领域被使用,随着管理学界将其用于服务信息官选拔的研究中,胜任力概念获得了广泛的关注和应用。当前有关员额制改革不足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人案矛盾”,而未能意识到法官能力与岗位要求之间的有效耦合才是深化改革的关键之所在,所以有必要对法官胜任力问题予以关注。  改革意图与实际效果间的张力  员额制改革有两个基本假设,一是依照社会进化理论,社会分工细化有助于社会的进步和发展。通过将审判所涉及的工作由“法官+书记员”的模式分化至“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模式,将法官从繁琐的事务性事项中解放出来,以使法官更加集中于案件审理本身,以此提高审判质效。二是通过将符合特定岗位的人选择出来,让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各司其位、各显其能。不同岗位的人经过不断的实践和经验的累积,从而更加熟悉自身业务,也能实现提升审判质效的目的。  上述两个假设要真正地从理论走向实践并发挥效果,则有一定的前置条件。一是需要清晰、有效地将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工作职责进行区分;反之,如果三者之间的界限不清,必然会带来职责边界的模糊,从而对审判质效提升造成干扰。二是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必须能安守、热心岗位,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认真工作、不断提升质效。如果不能安心、热爱工作,可能就会出现磨洋工、形式上应付等后果,进而影响审判质效的真正提升。  改革实践证明,当前员额制改革确实出现了不少问题。第一,法官尤其是基层人民法院的法官承担着越来越大的案件审判压力,“案多人少”的矛盾实际上在基层法院更加突出、明显。第二,法官辞职现象越来越多。不可否认,人才流动是现代社会的正常现象,但经过千挑万选的法官持续、规模性地辞职,则是一种不正常现象。第三,法官助理、书记员的职业倦怠越来越严重,员额制改革前法官助理、书记员岗位是晋升法官的前置阶段,但员额制改革打破了这一职业期待,更不用说很多法官助理还是从以往法官岗位上分流过来的,这更加使得他们对职业前景感到迷茫。  法官胜任力不同于法官素质  上述问题的存在,一方面与制度间衔接、激励机制有关,如法官助理、书记员的岗位提升、职业前景塑造、工作激励等;另一方面与员额法官的遴选标准出现偏差有着内在的关联性。  当前各地各级法院从形式上看都制定了相应的文件,遴选了符合文件要求的员额法官,从而完成了员额制改革的要求、实现了预设目标。就当前法官遴选标准来说,各地法院系统在法官遴选过程中,往往更加重视的是被遴选对象个体的业务素质,比如江苏省在法官遴选时就提出,要“综合考虑遴选对象的政治素养、廉洁自律、职业操守和专业素质、办案能力、从业经历等条件,突出对司法能力、办案业绩的考核,真正让业务水平高、司法经验丰富、善于办案的优秀人才进入员额”。毫无疑问,重视被遴选对象个体的办案业绩有其内在的科学合理性,但是这种评价方式使得两个重要因素无法被纳入进来。一是未能顾及不同层级法院所面临的审判需求之间的差异,如基层人民法院面对的更多是常见的普遍案件,它们往往更需要法官具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和实践经验。二是未能顾及法官不仅需具备案件审判所需的法治思维、法律知识和实践能力,还需具备统领审判团队进行整体运作的统合能力。如果不能有效地调动书记员、法官助理的工作积极性,提升他们的工作能力,那么员额制改革预设的经由分工细化、各司其职而得以提升审判质效的目的就会落空。  改革的实践则验证了上述判断,因为对法官遴选标准的理解出现偏差,遴选出的法官与岗位需求之间的耦合度存在偏离,导致法官承受了越来越大的压力。比如,由于法官不能统筹管理好审判团队,团队运转出现空转现象,事务性事项最终反而落到法官身上。所以说,重视法官的审判业绩本身并没有问题,但在审判团队运行常态化的背景下,法官能否与岗位要求相匹配才是关键而紧要的,该匹配就体现为法官的胜任力。  法官素质与法官胜任力有两个基本区分。一是法官素质是从法治思维能力、法律知识掌握、案件审理能力等个体视角来评价,法官胜任力则是从案件审理、审判团队建设、审判流程管理等整体视域来审视法官。二是法官素质讲求不断进步、越高越好,如驾驭案件的审理能力则是需要不断提升的事业,法官胜任力希冀的则是法官的综合能力与岗位之间的耦合,追求“主体—能力—岗位”的同构性、耦合性。  法官胜任力要素的初步构造  依照胜任力理论,胜任力是“潜在特质”和“显性行为”的集合,包括技术能力、知识结构、职业精神、价值观念、性格特征和心理特征等。就法官胜任力模型而言,它应包括四个基本方面。  一是法官的法治素养。法官之为法官,就在于法官能够充分运用法治思维、法律知识、案件审理能力等对案件给予法律上的判断。所以,法官必须要具有符合岗位要求的法治思维、较高的法治素养、丰富的法律知识和较强的案件审理能力,否则就不能满足法官的基本要求。  二是法官的职业精神。法官还需要具有较强的职业伦理和追求公平正义的理想。由于我国法官的培养机制有自身的特点,法官在职业保障、经济保障等方面与其他国家有所区别。如果纯粹从经济角度审视法官职业,则容易对工作及其回报作出否定性评价,所以强有力的职业精神也应是法官的基本要求。  三是法官的统合能力。当前我国各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无论是普通程序还是独任程序,都不是法官个体在开展案件审理工作,毋宁说是以法官为首的审判团队运作的结果。从这个角度看,法官还是审判团队的负责人、领头羊,对团队各岗位及成员进行合理分工、调动工作积极性、提升工作质效,也应是法官的基本要求。  四是法官的心理素养。驾驭错综复杂的案件、面对不断攀升的未结案件、统合不同的团队成员等,不仅是对法官各种能力的考验,包括职业经验和人生阅历,也对法官的心理素养提出了要求。可以断定,心理素养低或差的法官,对繁复的工作环境和较强的工作要求必然会产生种种不适应,故而,稳定的情绪、较强的抗压能力、乐观的性格及有效的人际关系等,也应是法官的基本要求。  总之,重视法官胜任力及其构成要素,就是要重视“主体—能力—岗位”的耦合度。将合适的法官遴选至合适的岗位,理应成为当前及今后法官员额制继续深化改革的重要方向。为此,既要考虑法官之为法官所应具备的基本要素,也要顾及不同层次、地区法院对法官胜任力所提出的不同要求。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满足经济社会对实现公正司法提出的更高要求。  (本文系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司法公正视域下法官绩效考评制度研究”(17FXC00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常州大学史良法学院).zzjj {font-family: 宋体;}.zzjj p {font-size:16px;}.zzjj p span {color:#006a80;}.zzjj .alist {font-size: 16px;font-weight: normal;height: 30px;}.zzjj ul li {height: auto!important;font-size: 16px;font-weight: normal;color: #000;background: none;padding-left: 0;}.zzjj ul li a {color:#000}.f-main-leftMain_icon { height: 36px; overflow: hidden;}.f-main-leftMain_programa { margin-top: 15px; clear: both;} 作者简介 姓名:张建 工作单位:常州大学史良法学院 课题: 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司法公正视域下法官绩效考评制度研究”(17FXC004)阶段性成果ag娱乐官方网站